行業文化

驛站史話, 趣談“快遞業”的青春期

2019年11月01日來源:快資訊 思淼談歷史
物流始終伴隨著人類發展史而演變,古代驛站是供傳遞官府文書和軍事情報的地方,為往來的人或官員途中提供食宿,換馬的場所。中國郵驛歷史長達3000多年,孔子曾說過:德之流行,速于置郵而傳命(品德的流行,比驛站傳遞王命的速度還要快)。傳遞文書用的車叫傳,用的馬叫驛,步行的叫郵,這些統稱叫置。
 秦始皇統一中國后,竭盡全國的人力和物力,修建了兩項規模巨大的國防工程。一個是修筑了長城,用來抵御當時北方游牧民族匈奴;二是建“治直(道)、馳道”,利用戰國時各國原有的道路,加以溝通、連貫,拓展而成。用來傳遞軍情的配套設施,陜北俗稱“皇上路”、“圣人條”。史料記載,秦直道最寬處可達60米(相當于現在的20條車道)。
  郵距大多是25公里,是一個成年人當天能往返的距離。秦朝“十里一亭”,是鄉以下以維持治安為主體的行政架構,漢高祖劉邦當初就任泗水亭長。漢朝時“改郵為置”,人肉步行投遞改為騎馬快遞,并規定“三十里一驛”。西漢公文“奔命書”(有點像雞毛信)從金城傳遞到長安,來回只用了七天時間。金城在今天的甘肅永靖西北,距離西安大約720公里,可見每天至少要走400里以上才行。漢代還逐步將單一傳送公文軍情的“驛”,改造兼具迎送過往官員和專使職能的餐飲住宿機構“驛站”。李商隱有篇《籌筆驛》,籌筆驛是諸葛亮北伐的駐扎之地。“徒令上將揮神筆,終見降王走傳車”,說劉禪是坐著郵車北去投降曹魏的。
  隋唐時期,由于京杭大運河的挖掘,使得交通四通八達,水陸兩棲更為便利。各國使節和官員公差交流頻繁,改驛為館驛,以突出其迎來送往的功能。在盛唐時,全國有館驛1643個,從事驛站工作的人員有2萬多人。具備了基本的快遞規模。住驛站需要驛券,在京城由門下省發放,在外由諸軍州發放。不同級別的官員,享受不同的待遇,驛站提供的食宿不得超過三日。五品以上的官員因私出差,可以住驛站,但得自行解決伙食。唐朝有驛有傳,驛是日行六驛,180里左右,傳是日行四驛,120里左右。天寶十四年十一月九日,安祿山在范陽起兵叛亂。唐玄宗正在華清宮瀟灑。兩地相隔三千里,六日之內唐玄宗就知道了這一消息,傳遞速度就達到每天500里。特例軍報除外,最快的是赦書,因為人命關天,所以日行十驛。唐時已開始流行用快遞運送水產、水果。平原郡(今山東境內)就進貢過螃蟹,據唐段成式《酉陽雜俎》記載,這種蟹是在河間一帶捕捉的,很貴重,在當時一只價值一百錢。為了保證是活的,每年進貢時都用氈子密封起來,捆在驛馬上速遞到京城。杜牧詩“一騎紅塵妃子笑,無人知是荔枝來”,楊貴妃吃的荔枝也是通過驛站的快遞小哥傳送到長安的。
  在各種驛所里服役的叫做“驛丁”、“驛夫”,和現在的快遞員類似,他們頂著烈日之下,在寒風凜冽的冬天,或是傾盆大雨中,毫無例外地身背文書袋,匆匆奔馳在驛路上。 唐律中把郵遞過程中的種種失誤處罰,都規定得很細致:驛長每年必須呈報驛馬死損肥瘠,呈報經費支出情況。若有驛馬死損,驛長負責賠償;若私自減去驛站人員和馬匹,則“杖一百”;驛丁抵驛,必須換馬更行,若不換馬則杖八十。途中耽誤行期,應遣而不遣者,杖一百。文書晚到一天杖八十,兩天加倍,以此類推,最重的處徒罪二年。一般來說盜賊是不敢搶劫偷盜驛卒他的重要文件,以免遭受官方剿殺。但交戰的敵方往往會派間諜途中攔截情報,所以常采取派兵保護或變化傳遞途徑等各種措施。耽誤緊急軍事文書很危險,要罪加三等,最高可判絞刑。《唐國史補》就曾記載一個負責簽發公文的員外郎的官,他處理一從河北發配到嶺南的囚犯的文書。本應向河北、嶺南兩處發文,因夜間疏忽,只發了嶺南一地,河北未發。事發之后,這個員外郎遭到了免官的處分。
  宋朝以前,平民負責驛遞的差使。宋太祖建隆二年下令,用軍卒代替百姓為役夫。宋朝的驛券叫“走馬頭子”,是樞密院發放的。五代以來,都是憑傳牒領驛馬,宋初個叫李飛的好漢,用假傳牒一路吃喝詐騙,震驚了宋太宗。于是太平興國三年,改用銀牌。端拱二年,發現銀牌還是麻煩,不得不又改回用牒。宋朝的遞鋪專門負責傳遞文書,十八里到二十五里之間設一座,有步遞、馬遞、急腳遞、金字牌急腳遞。岳飛被皇帝連下十二道金牌,用的就是“金字牌急腳遞”,上書“御前文字不得入鋪”,意思這種文書不能在遞鋪停留,快到遞鋪時搖鈴,鋪里人聽見鈴聲候在鋪口,接力一路鳴鈴飛火流星,行人望之避路,晝夜不停,日行五百里,可是岳飛該不鳥還是不鳥宋高宗。
  宋朝招待所和郵局的職能已經分離,招待所叫驛館,郵局叫遞鋪。秦觀《踏莎行·郴州旅舍》中“可堪孤館閉春寒”,指的就是驛館。宋朝前,私人書信不能通過官府郵遞。宋太宗時下令,官員近親之間的書信,可以隨同官府文書一起郵遞,但只能用步遞,后來改成急腳遞。南宋時,金國的驛館相當豪華,范成大住過的驛館能吃到梨子、栗子,還有酒。
  元代由于疆域遼闊,加上馬匹等軍用物資受到嚴格管制,急腳遞代替了宋朝的步遞,馬遞也取消了。鋪兵走遞時,要懸鈴、持槍、挾雨衣,夜里舉著火炬,路上的車馬聞鈴都要避至路旁。每個鋪兵跑十里。明代除開通沈陽至旅順的驛站外,在其它干線道路上均設置了驛站和遞運所,由各地衛所管理。主要任務是預付國家的軍需、貢賦和賞賜之物,采取定點和接力的方法。朱元璋下令,非軍國大事,不能擅用驛馬及郵遞設施。有意思的是,他的兩個駙馬爺帶頭犯事。駙馬郭鎮從遼東回京,用驛遞傳送帶了三缸榛子,朱元璋命他補了運費,并張榜明令禁止。另一個駙馬歐陽倫,用驛遞走私茶葉,朱元璋直接把他殺了。正德年間,太監常到驛站勒索驛銀,海瑞等人極其不滿。張居正對驛站進行了改革,無論是兒子回老家考科舉,還是自己回老家給父親辦喪事,都沒有動用郵驛,完全自費出行,不過坐的是32人抬的大轎子。明末崇禎帝為縮減開支,在大臣的提議下廢除驛站,導致大量驛站工作人員失業,李自成由此失業,后來索性揭竿起義自謀職業“吃他娘,喝他娘,闖王來了不納糧”(當時起義的口號)。
  清朝的驛遞系統由驛、站、塘、臺、所、鋪六種組織構成,統稱郵驛。驛遞速度達到一天600里,全國2000驛站,驛夫70000多人,遞鋪14000個,鋪兵4萬名。咸豐年間,馮桂芬建議效仿西方,設立郵政局。1878年8月15日清朝政府海關試辦郵政,首次發行中國第一套郵票——大龍郵票,這套郵票共3枚,主圖是清皇室的象征——云龍,其中任何一枚郵票如今單拿到市面上還能輕松換取北上廣一套房子,可見其意義非凡。1913年,北洋政府宣布,全國驛站撤銷,遺址也消失在人們的記憶中。
胜负彩任九微信群